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20:13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一个重要原因是,种族主义在美国是一个敏感议题,而且是历史形成的一个议题,存在时间久。对一些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而言,对这个问题感受特别深。 一旦有一些火苗,他们内心那种被歧视、遭虐待的历史记忆立马就会被唤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显然对特朗普是不利的。他前面已经应对疫情不力了,我觉得这个事情的爆发对他的连任可能构成一个相当大的冲击。这种事情是在他执政的时候发生的,显然对他是一个减分。最近的民调也可以看到,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他10个百分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我想主要是因为这个矛盾和现在的疫情叠加了。由于疫情的影响,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突破了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其实美国各种矛盾都在激化。这个事情(弗洛伊德之死)就成了一个爆发点,最终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局面,这可能是关键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6月1日晚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表示,将立即采取总统行动“制止暴力,恢复美国的安全与保障”,并动员联邦资源制止暴乱和抢劫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这些年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呈现出一种加剧的态势,这个事情肯定是激化了矛盾。尤其是跟疫情叠加以后,我们看到美国疫情中死的最多的也是黑人,这可能其实也是叠加效应产生的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公开报道,加拿大几个大省疫情统计数据显示,病毒系由美国旅行者传入加拿大。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发现,在法国当地传播病毒毒株来源不明。俄罗斯输入病例无一例来自中国。澳大利亚卫生部数据显示,从东北亚输入病例所占比重极小。新加坡从中国输入病例不及从其他国家输入的1/10。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表示,3月以后在日本扩散的疫情并非源自中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海东:现在抗议群体里面还没有产生出来一些像样的领袖式人物。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里边有很多不同的黑人领袖,像马丁·路德·金、马尔科姆等人都是很杰出的精英,懂得策略,懂得斗争。但现在这场抗议运动中还没有出现这种人。所以这就意味着,这场抗议运动持续时间可能不会短,但是会否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抗议运动那样有革新性,可能性不大。但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,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是最好的回答。中方于1月23日关闭了离汉通道,1月24日至4月8日武汉无商业航班,亦无列车离汉。这既包括了从武汉到中国其他城市,当然也包括了从武汉到其他国家。美国三大航空公司1月31日即宣布停飞中美之间直航航班,美国政府2月2日全面禁止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访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。不知何来让感染者“自由旅行”一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普利茨克补充说,特朗普在白宫外处理抗议者的方式是错误的。“和平抗议者们有权去那里,”他说,“我看到了那里发生的一切。我正在看CNN的直播。军队突然开始前进,然后他们开始推抗议者,投掷催泪瓦斯。这不是我们在美国(应有)的行为方式。我们(伊利诺伊州)的执法部门在街上试图保护民众。至少在芝加哥,他们不是这样的,我们没有做过试图镇压和平抗议的事情。”